yabo官方下载链接-谁杀死了莫罗西尼? 寻找足球场上球员猝死真凶

当人们还在为姆安巴恢复健康感到庆幸的时候,意大利乙级联赛赛场又传来悲剧,利沃诺中场球员莫罗西尼因心脏病突发猝死在球场上。这个25岁的年轻人,从此成为又一个带着黑色记忆的名字。自维维安·福以来,已经有多位球员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在球场上,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失去生命,这一切难道仅仅是偶然、是命运?当又一个年轻的生命逝去的时候,欧洲足球真的应该反思了。

意大利医生诊断莫罗西尼的死因是心脏病,在他之前,维维安·福、普埃尔塔、哈尔克都死于心脏病。毫不夸张地说,在现代足球赛场,心脏病已经成为足球运动员的头号杀手。

包括莫罗西尼在内,从1889年第一例足球运动员在场上猝死以来,百余年来见诸报端的球场猝死事件大约有88例。从时间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早年的球员死亡大多由于外伤和感冒导致的破伤风与肺炎,以及碰撞引起的脑部重伤和内脏破裂。但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先天性心脏病成为球员猝死的首要原因,88例球场死亡案中有47起是因心脏疾病导致,超过总数一半以上。

医学研究表明,心脏疾病在非洲球员中尤其明显,维维安·福和1989年尼日利亚国脚奥克瓦贾伊都死于同一种疾病:成年心律不齐综合征(SADS)。姆安巴同样患有这种病,他很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为防止球员因心脏病猝死,国际足联于2005年开始在国际大赛前引入心脏检测系统,并实施了为球员建立健康档案、在球场内常备心脏起搏器等措施。然而,这项规定并未贯彻到各国联赛中去。

足坛频发猝死悲剧也使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么多患有心脏病的球员会出现在球场上,还有多少人没有被检查出患病,到底有没有办法预防类似悲剧发生?

很不幸,答案也许是否定的。一方面,心脏病在没发作时很难检测到,这种病特有的隐蔽性很令人头痛;而另一方面,则是大多数俱乐部并不重视,或者说队医根本不具有检测及治疗能力。很难想象,职业化高度发达的欧洲足球俱乐部中,大多数队医竟然都是滥竽充数,这绝非耸人听闻。

英格兰队医长期被戏称为“神奇海绵”,因为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拿着海绵为球员按摩,一只海绵包治百病。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前大多数队医没有医师执照,那些价值万金的双腿就是被这些人打理着,利物浦球星杰米·雷德克纳普的哥哥马克·雷德克纳普脚踝骨折长达一年,却一直被当作韧带拉伤治疗,最终这位天才早早结束了职业生涯。时至今日,俱乐部队医的医疗水平比当年已有一定进步,但依然不能令人满意,著名的“米兰实验室”被指责应该为罗纳尔多、卡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innohoshi.com/,杜塞尔多夫队帕托、埃莫森、古尔库夫等多名球星的伤病加重负责,皇马主帅穆里尼奥也曾强烈要求俱乐部更换队医。

豪门球队尚且如此,低级别球队的医疗保障就更无从谈起,大多数俱乐部由于经费问题无法购置先进的检测设备,部分体检项目只能包给一些二流医院。低级别球队中至今依然充斥着大批没有医师执照的队医,他们所能起到的作用最多和“神奇海绵”类似。另外,意大利政府强制要求俱乐部对年轻球员进行心脏检测,但在成年队中这项规定执行得并不彻底,且很多检测也流于形式。正因如此,才让那些有着各种隐患的心脏流进了赛场。

每次出现猝死悲剧,人们总会批评现有赛程导致球员负担过重。不可否认,比赛过于繁重确实会加大心脏负荷,但还有一个因素不容忽视,那就是兴奋剂。

欧洲俱乐部给球员使用兴奋剂并不是新闻,早年有尤文图斯集体禁药风波,有曼联后卫费迪南德故意逃避药检事件,此后还有马赛禁药案、塞浦路斯无名球队大规模服用禁药等丑闻。阿森纳主帅温格曾爆料称,本队从国外引进的球员普遍存在血红蛋白超标的情况,他怀疑欧洲足坛的兴奋剂问题已经相当泛滥。尽管疑点众多,真正被抓获的禁药案件却非常少,这或许与国际足联的封闭性统治有关,后者长期拒不配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对足球俱乐部的抽检,而其自身检测水平又相当有限。

任何兴奋剂的特征之一都是增大血管扩张,由此带来的后果便是心脏负担加剧。美国短跑名将乔伊娜因心脏病在睡梦中猝死,事后被披露她曾服用数十种违禁药物。对于本身患有心脏疾病的运动员来说,服用兴奋剂无异于带着定时炸弹上赛场,谁都不知道这颗炸弹什么时候会被引爆。近年来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加大了对兴奋剂的打击力度,但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很多俱乐部并不配合这项工作,而很多低级别联赛由于监管力度不足,对兴奋剂的使用更是肆无忌惮,很多球员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动服药。倘若不真正重视兴奋剂带来的危害,欧洲足坛还将有更多悲剧出现。

莫罗西尼死了,本周末所有的欧洲联赛都在赛前进行了默哀仪式,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哀悼活动。也许意大利球员还会在内衣上写下莫罗西尼的名字,把欧洲杯上的进球献给这个很有希望进入蓝衣军团的年轻人。这在之后似乎就该尘埃落定了,然而我们仍然忍不住想问,除了哀悼和怀念还能做点什么?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悲剧一再发生,然后一次次重复眼泪和哀思吗?

没错,球员猝死只是小概率事件,百年来也不过发生了几十起而已,但如此就可以心安理得吗?不知道大家看着一幕幕“现场直播”的死亡过程是怎样的感受,不过欧足联和国际足联显然是不为所动的,因为直到今天也没见两大管理机构拿出切实有效的为球员生命负责的办法,反倒是不断谋划着世界杯扩军、欧洲杯扩军、欧冠扩军。是的,布拉特呼吁过减轻球员比赛负担,普拉蒂尼更是多次强调关注年轻球员身体,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扩军、扩军

对各足球俱乐部来说,最该做的不是哀悼而是反省,反省他们那些糟糕的医疗保障体系、反省那些“神奇海绵”、反省那些无视球员身体情况做出的训练计划。格拉汉姆对亚当斯有句名言:“你的腿是属于阿森纳俱乐部的,而不是属于你自己。”有多少这样把无知当勇气的教练,就有多少被毁掉的双腿。更有那些有意无意唆使球员服用兴奋剂的俱乐部,为了一点点成绩的提升,就要球员付出未来健康甚至生命的代价。与其死后哀悼,何不在生前善加保护,真的很想问一句:你们良心何安?

在所有运动项目中,足球运动的危险性超过了拳击。正规拳击比赛中,拳击手受到的保护相当周密,平时的身体检查也非常频繁,相比之下足球运动员几乎是不设防。这个道理很多人知道,很多人不知道,也有很多人装不知道。对两大足联或各国联赛管理者来说,出台球员强制检测规定并不是一件难事,地方政府以行政手段推行定期体检或体育场应急预案也完全说得过去,但令人费解的是如此显而易见的措施却长期无人实施。难道在这些上位者眼中,足球真的可以高于生死?

从维维安·福到普埃尔塔,从哈尔克到莫罗西尼,这些年我们已经送别了很多球员。眼泪有时尽,我们确实已经厌倦了哀悼和送别,那就为他们多做点什么吧。失去的才是最珍贵的,不要再让我们轻易失去了!

同样是心脏病突发,姆安巴死里逃生,莫罗西尼却未能逃过此劫,但这并不完全因为两人的命运不同。意大利媒体透露,事发之时一辆警车挡住了球场紧急通道,导致救护车未能及时进场,从而耽误了莫罗西尼的抢救。

莫罗西尼倒地后,意识到情况的利沃诺队医立即进行了紧急抢救,看台上意大利心脏科专家帕罗斯克亚也参加了急救。队医巴蒂尼称莫罗西尼一度恢复了心跳,但很快又停止,他们竭尽全力为他按压心脏仍无济于事。而在抢救过程中,救护车姗姗来迟也使莫罗西尼失去了最后的机会。救护车抵达球场时,却发现一辆车牌号为CZ749RL的警车正停在应急通道口,救护人员不得不打碎警车玻璃将车开走,救护车才开进了球场。这个过程耽误了将近6分钟,最终救护车到达医院时莫罗西尼已经死亡。

2002年10月27日 秘鲁联赛万卡对利马联盟的比赛,巴西前锋多斯桑托斯第58分钟的进球帮助主队3∶1取胜,进球后他脱衣狂奔数分钟。比赛结束3小时后他在酒店庆祝时心脏剧痛,送院后不治;

2003年6月26日 联合会杯赛半决赛,喀麦隆队球员维维安·福突然倒地猝死;

2004年1月25日 吉马良斯主场对阵本菲卡的葡超比赛第93分钟,效力本菲卡的匈牙利国脚费赫尔在无人接触的情况下倒地,送往医院抢救2小时后死亡;

2004年10月27日 圣保罗和圣卡埃塔诺的巴甲联赛第59分钟,圣卡埃塔诺中卫塞尔吉尼奥在无球状态下倒在本方禁区内,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尸检显示他的心脏大小是正常人的两倍;

2007年1月11日 巴拉圭球员罗哈斯独自进行跑步训练中突然摔倒,警车将他送入医院后死亡;

2007年8月25日 塞维利亚中场普埃尔塔在与赫塔菲的比赛中突然倒地,入院3天内普埃尔塔两度心跳停止,最终不治;

2007年12月29日 马瑟韦尔对邓迪联的苏超比赛,主队队长奥多内尔突然倒地,送往医院途中身亡,尸检证明他死于左心室衰竭;

2009年8月9日凌晨 西班牙人队长哈尔克在季前热身赛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2009年9月7日 一场捷克地区联赛中,米哈尔·杰泽克不慎自摆乌龙导致情绪激动,随即引发心脏病倒地猝死;

2012年3月22日 印度班加罗尔战神队27岁的中场球员文卡塔斯替补上场后不久倒地昏厥,他被手推车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本组稿件由记者 肖竹 采写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